999文學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信息頁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海中族群

    正是因為克莉絲公主的傳奇經歷和其充滿叛逆的一生,才使得維綸世界各國都有不少她的崇拜者,和她相關的故事經久不衰,其名聲比起海盜伯爵德雷克來也絲毫不差。

    不過,雷歐知道這位克莉絲公主還有另外一層身份,這層身份就是魔女,而其魔女的身份也使得英格國王和白金漢公爵之死的傳聞變得有那么一絲真實性,至少在希爾維亞看來這件事的可能性高達九成以上。

    雖然克莉絲公主是魔女,但她并不是魔女集會所的成員之一,有關她的資料魔女集會所知道得不多,只是知道她是能力有些特殊的魔女。

    根據資料,克莉絲公主的能力在陸地上并不是很強,只是和一般的魔女差不多,但到了海上,她卻能夠擁有堪比神靈的力量,至于具體是什么力量希爾維亞也不是很清楚,僅僅只是猜測可能和海洋有關,畢竟英格王室的血統中有海神的血脈,就算是出現了一個魔女也應該脫離不了血脈力量的范圍。

    就在雷歐在腦海中回憶和克莉絲公主有關的資料時,一旁的肖恩也快速的敘述了一下他和克莉絲公主的關系,或者說他為什么能夠那么快的認出那個半人魚主教就是克莉絲公主。

    原來克莉絲公主在海神教會的那兩年時間里,當時還年幼的肖恩唐納德是她的侍從之一,甚至克莉絲公主病死時,為她做臨終禱告的神職人員中也有他的身影。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克莉絲公主的身影依然留在他的心中,畢竟那是情竇初開的他第一次暗戀。

    聽到肖恩充滿感性的提及了自己和克莉絲公主的聯系后,雷歐毫不客氣的將他從那段青澀的回憶中拉回來道:“當年的克莉絲公主真的已經死了嗎”

    肖恩立刻回答道:“當然死了,不僅僅教會做過了檢驗,就連王室也派人來查驗了,確定她死了以后,才按照她的遺愿,對她進行海葬的。”

    雷歐愣了愣,確認道:“克莉絲公主的葬禮是按照她的自己的遺愿進行的”

    “是的。”肖恩點了點頭,說道:“雖然克莉絲公主已經被開革出了王室,但王室原本依然打算把祂安葬在王室陵園里面,而海神教會也希望讓克莉絲公主按照愛神教會的儀式下葬,兩者僵持不下,最終是克莉絲公主的侍女說她留下了死后的遺囑,在遺囑中紀錄了下葬方式,這才結束了這場爭辯。”

    雷歐又問道:“王室和教會給克莉絲公主進行死亡查驗的人做了那些檢查”

    “只是簡單的測試了一下心跳”肖恩很快回答,但又立刻停了下來,并且意識到了什么,說道:“雷歐閣下的意思是說克莉絲公主其實沒有死”

    “我不知道。”雷歐沒有給對方一個明確的回答,但其含義已經不言而喻,在肖恩還想要問些什么的時候,又岔開話題道:“你現在有什么想法,既然你和克莉絲公主算是舊識,那個半人魚的主教也很可能是克莉絲公主,你或許能夠”

    “不了。”肖恩搖了搖頭,說道:“我只當時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侍從,和我一樣的侍從還有十幾個,和克莉絲公主根本談不上什么舊識。我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去神殿那邊吧”

    說完,肖恩似乎不愿意再繼續這個話題,邁步朝著神殿方向走去,雷歐也跟了上去,繼續趕路。

    大約走了幾個小時,兩人再次遇到了一隊人馬從神殿方向趕過來,這一次的人馬和之前的人馬在服飾和種族上略有不同,這一次的人馬是以純粹的人類為主,身上即便有著魚類特征的變異,變異部位也都是隱性的,不仔細看的話看不出他們的變異。

    而這些人身上雖然也有海神教會的徽記,但他們卻并沒有教會神職人員的服飾,而是全都穿著了一身盔甲,為首的那人的盔甲和其他人相比略有不同,在其盔甲的胸口上有一個九頭蛇的雕塑,每一個九頭蛇的眼睛都是一枚寶石,看上去沒有什么作用,僅僅只是某種裝飾物似的。

    然而,如果真的有人將它當成是什么裝飾物,那么那個人恐怕就離死不遠了。

    因為躲在暗處的雷歐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在那個九頭蛇的雕塑中蘊藏了一股相當于八級靈能者的能量波動,雖然他不知道這股能量的作用是什么,但卻很清楚要是對方懂得釋放這股能量,那么任何一個八級靈能者都會在這股能量的功績下,受到重創,八級以下的就能更別提了。

    雖然那個為首的騎士擁有一件非常強大的奇物盔甲,但這人的實力似乎比起前面過去的疑似克莉絲公主的半人魚主教來要差了不少,因為雷歐在當時距離這隊人馬很近,并且還使用了精神網查看他的內外情況,可就算是這樣對方依然沒有察覺到他經過的地方有一個神秘的強者在窺探自己,其感知能力比起克莉絲公主來差了一大截。

    “他們是九頭蛇家族的人”在雷歐解除了隱藏用的符文陷阱后,肖恩看著那隊人馬離開的方向,暗自嘀咕道。

    “什么九頭蛇”雷歐疑問道。

    肖恩立刻為雷歐解釋了一番,原來當年脫離內海,來到陸地定居的那些人并不是來自于同一個血脈家族,事實上總共有三個家族選擇離開了海洋,而這三個家族都是以海中強大的怪獸作為家族徽章,比如剛才過去的九頭蛇家族。

    “你呢”雷歐問道:“你們唐納德家族又是屬于那個海怪家族”

    “海之子。”肖恩說道:“祖先記載擁有唐納德家族血脈的人可以通過特殊的海怪螺,呼喚深海海怪,血脈越純正的人呼喚的深海海怪越多,祖先據傳能夠呼喚三十名深海海怪。”

    “剩下的一個家族是什么”雷歐又問道。

    “世界吞噬者利維坦。”肖恩想了想說道。

    雷歐愣了愣,說道:“利維坦不是海神的化身嗎”

    在海神教會的經典中記載,海神擁有兩個化身,這兩個化身在祂沉睡的時候,替他掌管著海洋的一切,一個化身就是從來沒有在維綸世界出現過的海王,另一個就是世界吞噬者利維坦。

    據說海神掌管著無數個海洋世界,只有當那些海洋世界走入衰敗的時候,利維坦將會在那個海洋世界蘊育出來,吞噬整個世界,將其化作海神頭上冠冕的寶石。

    “是海神的化身,但也是海怪。”肖恩解釋了一下,又補充道:“英格王室好像擁有的就是利維坦的血脈,他們的祖先很可能是這一個家族的人。”

    經過短暫的交談后,兩人繼續往前趕路,在路上,他們陸續又遭遇到了幾隊趕往絕望山地深處的騎兵,而周圍的環境也隨著遭遇到的騎兵數量增加,變得有些不同起來,比如原本貧瘠的碎石地面多了泥土,泥土上面長了苔蘚,原本的山地變成了濕地,隨著泥土的增厚,地面上又長出了樹木,只不過這些樹木都不是很高,最高的也不到十米,比起維綸世界那些隨處可見的百米樹木來,顯然要差了不少。

    只不過,這里樹木的枝葉卻很茂密,大量無序的樹干樹枝生長出來,再加上樹葉和藤蔓,將樹木之間的間隙全部堵死,想要從這里經過,要么就直接從樹上飛過去,要么就只能走這里的人開辟出來的道路。

    很顯然這片森林另一端應該就是肖恩提到的圣山所在了,居住在圣山周邊的種族似乎也將這片森林當作是防護絕望山地那些怪物的天然屏障,雷歐能夠感覺到這片森林里面的樹木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樣簡單,里面充滿了各種各樣隱秘的捕食者,甚至森林樹木本身都可能是一個捕食者,就像某種生命共同體一樣。

    “我們現在怎么走”站在山坡上,肖恩看了看森林,又看了看遠處一條明顯的穿過森林的道路。

    “走道路。”雷歐很快給出了答案,說道:“森林太危險了,我或許能夠順利走過去,但你可能就有些困難了。”

    肖恩稍微遲疑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道路上那些明顯的哨卡,問道:“那里怎么辦”

    “走吧等會兒什么話都不要說,跟在我身后就可以了。”雷歐沒有細說,僅僅只是簡單吩咐了一下,說完便走下了山坡,朝那邊的道路走過去。

    肖恩緊跟了上去,現在對他來說只能相信雷歐了,畢竟如果不是雷歐的話,這一趟被他認為應該不會有太大麻煩的獻祭之行可能在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已經死了,現在他只能倚靠雷歐,期望雷歐答應的事情能夠辦到。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那條道路上,這條道路的修建者顯然考慮過大軍行走的便利,所以修建的時候盡可能修建得寬敞一些,按照雷歐得估算道路的寬度至少有一百米左右。

    道路的地面并不是石頭地面,而是一些看上去像是海洋生物的骨頭,這些骨頭被碾碎平鋪在地面,然后壓實,組成了現在的路面。

    雷歐很輕易的就能夠從這些骨頭路面上感覺到一股能量波動,顯然修建道路的人這么鋪設道路并不僅僅只是為了美觀,更多的是因為這些骨頭所產生的能量可以抑制樹林的生長,并且還能夠對絕望山地的怪物產生一些驅散作用,因為雷歐沒有在這條道路上發現任何一只在絕望山地經常可以見到的小蟲子,甚至就連道路能量影響范圍之內的山地區域也都沒有蟲子。

    “你怎么了”兩人在走上了這條道路后,肖恩臉上忽然露出了怪異的表情,雷歐也有所察覺,并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就是、就是感覺到很舒服。”肖恩臉上也有些疑惑的說道:“就像是回家了一樣。”

    雷歐用精神網查看了一下肖恩的情況,并沒有發現肖恩身上有什么異常情況,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肖恩之前變異時出現在耳后的那幾枚鱗片,鱗片的顏色似乎有所改變,變成了銀白色邊緣有些金色的花紋。

    “有什么問題嗎”肖恩看到雷歐皺起了眉頭,不由得問道。

    雷歐解釋道:“沒什么,就是這里的環境對你身上的某些血脈能夠起到一些激發作用,要是長時間在這里駐留的話,說不定你能夠成為海神真正的眷族。”

    聽到雷歐的話,肖恩不僅僅沒有露出半點喜色,反倒有些難看,他同英格王室和其他跟王室血脈有些關系的人不一樣,他從來不喜歡所謂的海神血脈,他更喜歡自己的人類血脈,他也曾經看到過那些海神眷族是個什么樣子,而那些海神眷族更是成了他心中的噩夢,所以他對變異成為那種眷族可以說是一點都不感興趣,甚至極為厭惡。

    雷歐也沒有說什么,領著肖恩繼續沿著道路往前走,因為道路沒有遮掩物的緣故,所以很遠的地方都能夠看到道路上行走的人。

    所以在走上這條骨頭路的那一刻,雷歐就使用靈能在自己身體周圍制造了一個光學幻象,讓自己和肖恩隱藏在幻象之中,這使得他們兩人一直走到第一個哨卡處都沒有被哨卡上的監視者發現。

    這個哨卡并不是那種關隘式的哨卡,而更像是一座烽火臺,一扇看著就起不到任何攔截作用的木墻和木門擋在了道路上,道路兩端則是兩座高達五十多米的哨塔,哨塔旁邊則是一個烽火臺式的火盆。

    此刻哨卡的大門是打開著的,看樣子是為了方便之前那些騎兵出入,雖然哨塔上有人守衛者,但哨塔下的大門卻沒有安排守衛,原本應該負責守衛的人都待在不遠處的木屋外玩一種當地的棋類游戲,看樣子他們似乎非常放松,絲毫不擔心絕望山地的那些怪物會沖到這里來襲擊他們。

    這里的守衛基本上全都是身上沒有變異的人類,他們說著一種全新的語言,雖然聽不懂他們所說的話,但從他們的手勢和表情看得出來,他們應該是在說之前從這里通過、前往絕望山地的騎兵們。

    雷歐通過大門后,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接著光學幻象隱身在不遠處,聽著那些人的交談,記住了那些人的發音等細節,為自己不久后掌握這種語言收集參考資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am8亚美网址 - 亚美am8客户端 - 亚美ag旗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