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學 > 我從凡間來信息頁 > 我從凡間來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六百二十四章 捎帶

    “杜少一!我看你是瘋了,瘋了!”張云景死死瞪著許易,雙瞳幾要化作焰火。他的全副身家也不過是這個數,真不知這姓杜的怎么好意思開的這個口。

    許易道,“你也不必跟我瞪你那牛眼,話給你放到明處,老子落到這個地步,不是你瞪瞪眼睛就能過去的。對你帶給老夫的傷害,老夫的這點要求,你覺得多么?”

    “旁的話我也懶得說了,總之,我的要求若是得不到滿足,咱們就一道去尾宿宮說個分明,我相信上仙大人會主持公道。”說著,他調頭便走。

    許易行出不過十余步,七枚玄黃精飛到了他的身前。

    “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許易聽到了咯咯咬牙聲,暗贊一聲張云景的牙口,他并不回頭,青衫緩緩,正要踏出門去,忽地,定住了腳,轉過頭來,指著一旁作主辱臣死狀的孟非師道,“把他讓給我。”

    孟非師后脊梁骨都麻了,張云景冷聲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他的忍耐已經被逼到了極限,那七枚玄黃精,真的是為醫眼前瘡剜卻心頭肉,忍常人不能忍。

    許易繼續得寸進尺,張云景簡直要原地爆炸了,便在這時,許易的意念傳來,“這個要求,還真不是為我,你也知道,我新奪舍,狀態不穩,境界又因你之故,跌落不少。我現在不想折騰別的。從你這兒要點玄黃精,回去也是急著修煉,提升修為。但我最近發現,這奪舍的后遺癥實在太大。我受原主人的影響太大,大到足以影響我的心境。”

    “為了快速消滅這些不利因素,關鍵便在于消弭那家伙的執念。據我所知,那家伙的執念中,最難以釋懷的就是你的頭號走狗。這個面子你得給我,算我欠你的人情。當然了,我不會弄得讓你下不來臺。”

    張云景怔了怔,立時信了許易的這番說辭。他也正奇怪,怎么好好一個奪舍,竟能令人性情大變到如此地步,簡直匪夷所思,駭人聽聞。

    許易這樣一解說,一切立時就合理了。孟非師對他的確沒什么重要性,本來他看中的是季迎,偏偏季迎在關鍵時刻,弄出了幺蛾子。當然,這背后有孟非師的手腳,他用腳趾頭也能想到。只是下面的紛爭,他懶得理會。這個檔口,他想的只是他的面子。

    若是許易用威逼的手段,他或許不會接受,但許易的口氣陡然軟了下來,還帶了祈求的成分,讓他覺得挽回不少面子。這種情況下,他犯不著再和許易因為這雞毛蒜皮的小事另起波折。

    “老孟,這段時間,你去少一正仙門下聽令,好生侍奉,勿要丟我的臉面。”張云景如扔破抹布一般,拋棄了孟非師。

    這種突如其來的災難,許易領教過。上位者的突然一個念頭,都能造成下位者的滅頂之災。無疑,此刻,孟非師也體會到了這種滋味,他渾身體如篩糠,整個人都在顫抖。

    孟非師又不是沒有腦子,他自然能想到許易要他過去,不是看中了他的辦事能力,多半是要他過去遭罪。這個檔口,他還沒腦洞大開到想到鐘如意。

    “非師拜別正仙大人。非師此生能侍奉正仙大人,死而無憾。若有來生,還愿在正仙大人麾下牽馬墜蹬。”孟非師忽然沖張云景行三跪九叩大禮,眼中泛起淚花。

    “好家伙,這老小子不簡單,開始煽情了,瞧見沒,張云景這小子已有心軟的意思了……”荒魅向許易傳意念道。

    他太知道許易這回過來是干什么了,找張云景訛錢并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目的,是弄孟非師。南極宗的深仇大恨,許易沒有忘記,許易已經干死季迎了,現在就剩一個孟非師了,豈能容他獨存,必然是要送他上路的。

    孟非師的深情演繹,張云景確實有些觸景生情,然則,修到他這個份上,已近乎鐵石心腸,情緒波動只在剎那就結束了,連一句寬慰的話都沒說。

    孟非師絕望地跟在許易身后,出了殿門,隨后出了云景仙宮。望著深深云海,云景仙宮已經不見了蹤跡,孟非師心頭涌動著的沒有柔情,只有怨恨和戾氣。

    他恨杜少一太過小肚雞腸,為了些許小事,來拿他作伐,他也恨張云景狠心絕情,不管怎樣,他這些年,為他云景正仙賣的命不是假的。

    “小孟,你跟你家正仙多少年了。”許易忽然起了話題,他能看出孟非師的驚懼和憂慮,他決定用談話的方式,來緩解他的憂慮和驚懼。

    他不希望,在返回少一仙宮的路上,又折騰出什么幺蛾子。

    “六十七年了,今番,既蒙大人看中,非師別無所求,一定會竭盡全力侍正仙大人,以報大人深恩。”說著,孟非師又深深拜倒下去。

    許易含笑看著他,正要輕輕揮手,孟非師雙掌之中炸出燦爛星空,許易竟被掃飛出去,飛在半空之際,他依舊從心底叫出聲“好”來。

    這個檔口,孟非師還能有如此勇氣和機心,作為同類的許易實在不能不由衷贊嘆。

    孟非師突然一擊后,身如輕煙,縹緲而去,瞬間便擺脫了許易,他心中忍不住長舒一口氣。

    適才一擊,唯他自己才知道到底冒了多大風險,又鼓足了多大勇氣。這一擊打出,他便再沒有退路,從此舉世皆敵。

    可他還是做了,并且不后悔。因為他很清楚,杜少一這次點名要他,絕對不是好事,他更清楚,作為正仙,杜少一是絕對不會將他的性命放在眼中的。

    跟著杜少一走,活路不大,唯有行險一搏。他不指望能殺掉杜少一,即便此刻,他的修為高過了許易,但孟非師清楚地知道正仙的恐怖。

    雙方之間的戰力差距,絕不是修為高低能夠衡量。

    若不是確認了少一正仙境界跌落,他便是連行險的勇氣也沒有。

    好在,上蒼眷顧,他逃了出來。

    自此之后,南境再無容身之地,前路渺渺,他忽然生出一股啼笑皆非的念頭,忍不住喃喃道,“老季,是你在天有靈,降下的果報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am8亚美网址 - 亚美am8客户端 - 亚美ag旗舰下载